刘青平:独臂撑起七口之家

时间:

2019年05月07日

来源:

赤水市残联

 

这是一个残疾农民不向命运低头、自力更生的感人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刘青平,是赤水市丙安镇丙安村平星组村民,三级残疾。八年来,他不断战胜各种噩运和灾难,用坚强意志和仅剩的一只左手臂,在党委政府的帮助下,不仅撑起了七口之家,还实现了脱贫致富。

   天有不测,接连横祸重击七口之家

曾经,刘青平的家像大多数家庭一样,虽然算不上富裕,但也平静而其乐融融。闲不住的父母还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妻子也正当力,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还有3个活泼可爱的孩子。

日子本该在平静和温馨中前行。然而,从2010年冬天起,噩运似乎盯上了这个瘦弱的男人,刘青平的家庭之舟被连绵不断的灾难性打击彻底掀翻在惊涛恶浪之中。

2010年12月20日,几乎致命的一击重重地落到了37岁的刘青平身上。临近年关,为了让家人能过上一个温暖的好年,刘青平到附近的切竹厂打工。在检修机器故障时,他的右手臂不慎被卷进机器碾碎。经过抢救和一个多月的治疗,命虽然保住了,但是他却永远失去了右手臂。对这个七口之家的主要劳力来说,失去右臂,无疑是抽掉了一根重要的家庭支柱。

截肢后的伤口尚未完全恢复,也还没来得及思考如何撑起家庭重担,在接下来的一年内,新的灾难又接踵而来。

时间刚刚跨入2011年,妻子的帕金森病情突然加重了,腿和脖子出现僵直,行动不便,失去了下地干活的劳动能力,命运又无情地将这个家庭往绝望的悬崖边沿重重地推了一把。同年3月,大女儿不明原因出现晕倒抽搐,每次晕倒就人事不省两、三个小时,一个月内入院治疗了五次。刘青平拖着尚未痊愈的病体,在医院和家里两头来回跑,既要送妻子和女儿到医院医治,又要照顾家里两个年幼的孩子。噩运并没有就此住手,似乎要将这个家庭彻底逼下悬崖。11月,父亲又因脑梗发作被送进了医院

绝地奋起,独臂男子苦撑七口之家

接连不断的沉重打击,将刘青平打懵了。他感到痛苦、迷惘和绝望。然而半年过后,他很快缓过劲来,重新收拾信心,艰难而颤颤巍巍地再次扬起了满目疮痍的家庭风帆。看着60多岁身体不好的父母、帕金森恶化的妻子,以及分别只有9岁、6岁的女儿和3岁的儿子,他明白自己已成为这个家庭唯一的顶梁柱。如果自己倒下,这个家将立刻坍塌。他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哪怕生活的担子再重,哪怕这根顶梁柱已残缺不齐,他也要用仅剩的左手臂努力把它撑起来。

在别人的怜悯、嘲笑和对他未来的叹惜声中,这个干了20多年农活的庄稼汉子,一边照顾患病的妻子、父亲,一边开始用左手从头学习如何干农活和操持家务。到销售竹原料的时候,他踉踉跄跄地爬上山林砍竹子,在笨拙的左手中,那刀根本不听使唤,只是胡乱地落到竹子身上。他试图砍准一点,结果摔倒在地,尚未适应重心偏移的身体挣扎了好半天才爬起来。还没有长老的右手臂断口杵到地上,钻心地痛。

             

    像这样的苦,刘青平不知吃了多少。憋着决不让别人看笑场的劲头,他还学会了左手熟练地使用锄头、犁头,捆竹原料、吃饭、写字等技能。然而,为了学习这些对正常人很简单的技能,刘青平却要多付出数十倍的努力和辛苦。自家竹林每年要销售50吨竹原料,全是靠刘青平和老父亲一根根地砍,自己捆,自己扛到公路边。他说,不敢请人砍,因为除了别人的工资,就没有自己的利润了。

捆竹子,他手脚并用,连拉带踩。他把木匠用的木马搬到竹林里,先把捆好的竹子提到木马上,再蹲下身,将左肩伸到竹子下面,然后扛起竹捆。光掌握捆竹子、扛竹子,他就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

忙完家里的农活,刘青平又到处找零活干。采石头、抬石头,他一样不输别人。帮人扛竹原料上车,他从不偷懒。大冬天的,他浑身冒着热气,竹子上的水加上汗水,一整天衣服都是湿的,歇下来的时候,又冷得打颤。白天忙不完的活,晚上刘青平头顶着电筒,或者牵着电灯继续干,移栽石斛,给石斛浇水……刘青平没日没夜地操劳着,右臂空荡荡的袖子总是在空中飞舞着,几乎没有垂下来的时候。他用汗水支撑着父母、妻子、女儿的医药费,支撑着儿女的学习和生活,拼尽全力维持着这个飘摇的家庭,牵引着家庭缓缓地前进。

刘青平想跟大哥学种大棚石斛,可是保守的大哥不愿教他。于是他自己摸索,通过仔细观察、测量尺寸等,最后硬是靠自己建起了4个大棚,解决了扩种石斛的种苗问题。现在他的石斛已扩展到10多亩,再过两年,就可以逐步进入收获期。

2014年,刘青平一家被列为精准扶贫对象。但是政策的及时雨并没有催生他“等靠要”的思想,他从来不主动申请救助,更没有缠着政府要这要那。他依然屋里屋外、田间山上地忙碌着,该干什么干什么。他说,帮扶是有限的,好生活还得自己创造。他不愿意因为依赖思想而让帮扶的人产生反感。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刘青平每年能收入4万余元,一家人成功实现脱贫。

坚强男人,用温柔呵护七口之家

刘青平这个坚强的男人,却有一颗温柔的爱心。

刘青平失去右臂的头三年,妻子虽然不能下地干活,但喂猪、煮饭、打扫卫生、照顾孩子等简单家务还能胜任。但随着妻子病情的不断恶化,近五年来,已完全散失劳动能力,手脚不停地抖动,别说家务活,连吃饭都需要人喂,上厕所也需要人掺扶。但刘青平八年如一日不离不弃,恩爱有加,尽力照顾关心,到处求医问药。刚开始吃左旋多巴,后来因为有副作用不敢吃了,改吃中药。听说哪里有偏方,刘青平立即去访求买药,一副药花费一千八百毫不在乎。

很在乎妻子的刘青平连小小的露脸机会都不想让她错过。当来家中参观学习的群众邀请他合影留念时,当着排队等候的参观者的面,他不忘将瘫痪的妻子从屋内掺扶到院坝里,并坐在最前排椅子上与大家合影。

刘青平虽然文化不高,却对子女教育十分重视。失去手臂的第二年,大女儿小学毕业。吃过文化不足之苦的刘青平狠下心,托人将女儿转到县城中学接受教育,为此,他不惜多花费3万多元。小儿子上小学后,他这个家庭顶梁柱还努力当起了家庭教师,凭自己仅上过一年初中的文化底子,劳累之余,用自制的小黑板在家里为儿子补课。为父亲治病花费几万元,他开玩笑说值得,至少父亲还能帮着他砍竹原料。

团结互爱、勤奋自信在这个家庭中流动。遭遇了如此多的不幸,以及少数人的不理解和嘲讽,这个家庭仍然坚强而乐观。从他们的身上看不到一点怨天尤人的悲情影子,也听不到一句抱怨和诉苦。刘青平总是自信地谈他的发展打算,对曾经的苦难艰辛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妻子与人交谈时,总是笑呵呵的。当谈到自己不能尽一点力,为独臂丈夫分担一点辛苦时,她流下了恨自己无能和心疼丈夫的眼泪。老父亲蹒跚着上山砍竹,老母亲瘸着腿依然喂猪。大女儿打工拿到第一笔工资后,不忘给全家人买衣服;二女儿和小儿子放学回到家,或打扫院坝、做饭,或给妈妈喂饭、梳头、掺扶上厕所。在一家人的共同努力下,刘青平的家里家外经常都收拾得干净整洁。

当帮扶干部问刘青平日子苦不苦时,他说没有干部们辛苦,干部的工作没有干好,可能要挨领导的批评;自己干活累了,倒头睡下就是。

热心公益,爱心超越七口之家

刘青平的心中不仅有小家,还有村民组这个“大家”。

他将党委政府的关心和好心人的帮助化成感恩动能,为大家的事情尽心尽力、不计得失地奔走。2017年,村里叫他负责1.7公里通村公路的硬化施工监督。他整天提着一根钢钎,跟在施工队屁股后面。施工队每夯实一方混凝土,他都用钢钎插一下深浅,以确保达到规定厚度。施工方刚支好的模不足4.5米宽,他操起工具就给拆了。施工方终于忍不住与他大吵了一架,但是在他的强硬态度面前,最终还是老老实实按标准完成了公路硬化。有人曾给施工方建议,用点好处“打瞎”他的眼睛,省得碍手碍脚。刘青平听到后,严辞打消了这种想法:“公路质量不达标,啥子招都不好使!”最终,这条公路的硬化质量得到了群众的认可。

  

为了本村民组几十户群众的正常用电,刘青平每年都要翻山越岭数十次砍青。赤水山多竹林多,穿过竹林的电线常常因竹子倒伏而短路停电。将倒伏在电线上的竹子砍掉,确保正常供电,称为砍青。这项工作又苦又累,头几年没有报酬,没人愿意干。近几年,稍微有了点报酬,还是没人愿意干。自始至终,刘青平二话不说,独自揽了下来。刘青平默了一下,去年一年下来仅得到100元的报酬。这点报酬请人干活一天都不够。砍青还有一定风险,如摔倒、被竹桩刺等,尤其对独臂的刘青平。只要一刮大风、下大雨,妻子就担心,这种天气往往是上山砍青的动员令。每次出门上山时间一长,妻子就要打电话确认他的平安。尽管担心,妻子还是理解:总得有人去干,不然电通不了。十年来,为了砍青,他的腰被摔痛过好几天,腿也被竹子刺伤过。这些伤痛,他一个人默默承受。

明年,小儿子也要上初中了,必须得住校,只有周末才能回到家照顾妻子的起居。到时妻子的头谁来梳?谁来扶她上厕所?谁给她喂饭?面对这些问题,夫妇俩平静地说,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不能把儿子的学业耽误了。

   将要跨向半百的刘青平开始思考未来的路子。他的住房很宽敞,周围的山水十分美丽宜人,空气清新。他想开农家乐。他说,将来竹子砍不动了,帮人也没劳力了,自己得找一条路走。